400-077-7879

雅虎之败:时也,命也?抑或,作也?

企服网创业资讯 发表于:2018-03-30 阅读量:

雅虎曾经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,曾是马云的偶像,辉煌时期比肩谷歌、微软等巨头,市值最高达到1300亿美元。2017新年伊始,却以48亿美元出售核心资产,走完了属于自己的互联网征程。

这位昔日“大哥”在搜索市场输给了谷歌、在分类广告行业输给了Craigslist,随后Facebook取代了其门户网站霸主地位……被“小弟”们埋葬的雅虎,最终沦为市场配角。

雅虎公司创建于1995年,凭着初创企业的那股冲劲,雅虎相继推出搜索引擎、电子邮件、即时通信、网页广告等业务,无不走在技术创新的前沿。仅一年时间,便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,激励了无数的后来者。2000年,雅虎市值达到1280亿美元,创下历史最高。

雅虎亏损期间,时任首席财务官德克尔将某些亏损的项目撤出,裁掉了在线支付、竞拍、购物等项目。这种方法很快地控制住了公司的预算,雅虎暂时脱离危险境地,也使其失去了未来发展的想象力。

在与谷歌、微软的协议中,雅虎看重的是搜索广告营收的主要分成,而把更重要的搜索核心技术、人才、市场及更宝贵的用户数据拱手相让。雅虎将搜索业务外包给谷歌,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“扶持”谷歌。在觉察到不对的时候,为时已晚,Google、bing已经成了搜索的代名词。

2006年,雅虎曾有意收购处于初创阶段的Facebook,然而一味压价最终导致交易破裂。不过,雅虎在2005年以10亿美元和雅虎中国换取了阿里巴巴集团40%的股权,虽然日后因阿里回购而有所减少,但成为了雅虎收购最漂亮的一战。

2012年,玛丽莎·梅耶尔出任雅虎CEO,花费23亿美元买下多家公司,但所在市场大多已被谷歌和Facebook占据,难以推出明星产品,让原本混乱的公司战略交织如麻。2016年,雅虎用户数据大规模泄露,其实,该数据泄露事件可以追溯至2013年,影响10亿账户,2017年泄露数据上升至30亿。雅虎巨轮就这样沉下去了。

回溯雅虎建立,它并不是创始人杨致远和费罗深思熟虑、精心谋划的产物,而是他们发现了当时的互联网存在信息孤岛的解决办法,于是偶然地就开始了。因此,雅虎创始人没有比尔·盖茨、史蒂芬·乔布斯那样浓郁的个人色彩,没有形成灵魂支柱的作用,更没能将战略构想化为企业的文化基因。

杨致远曾经预测了未来,他说在电商之外,社区、内容、搜索、个性化,是未来互联网的四个战略核心。但雅虎看对了趋势,押错了方式。没有路径的规划和技术的支撑,雅虎没能攻克其中任何一个堡垒。社区是Facebook的天下,搜索是谷歌的天下,个性化是后崛起的苹果的天下,内容方面巨头们可谓集体失语。

雅虎共经历了8任CEO,平均任职时间为两年左右,期间公司的经营战略也不断转变。雅虎在20年先后发行过的20版公司介绍就是最直接的证明,定位始终在科技公司与媒体公司之间不停摇摆。一会儿是搜索公司,一会儿是娱乐公司,一会儿是媒体公司,一会儿又是包罗万象的门户网站,以至于雅虎没有核心业务,在IT圈子中越来越被边缘化。

对比之下,战略清晰的谷歌则通过收购,迅速发展起来自己的谷歌地图、Android系统、视频网站Youtube等业务,成为谷歌的核心资产模块,让谷歌成功走向多元化道路。雅虎不但无法通过并购成功走向多元化道路,更因为这些并购,使其核心业务被严重稀释、现金流也因此面临困难。

3

马云曾经说过,淘宝、支付宝、天猫这样的很多业务,每个业务大概就是三年,最多不超过五年的周期。在这个产品的周期过去之后,下一个产品就要接力上来,如果没有下一个产品接力上来,那么整个行业进化速度太快了,公司就会受到很大影响。

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种需要不断接力的竞争中,雅虎在用搜索和电邮博得先机之后,未能顺应用户时代的发展推动更有竞争力的产品出现。当雅虎在搜索和内容方面左右摇摆的时候,给了Google和Facebook在这两大领域分头超越的机会。更致命的是,雅虎在电商、视频、社交网络、游戏、微博等兴起的时代也鲜有建树,导致其地位日益边缘化。

没有清晰的战略框架,没有技术支撑,公司内部不合理的绩效考核、薪酬(薪酬政策上推行中间值原则、甚至推出奖励不忠的薪酬败招)、人事任命(拖拉的裁员,草率的招聘)等等原则,使其大公司病缠身。收回来的“牛”也只能被活活耗死。内驱和外驱两条路都被堵死了,巨轮的触礁成了必然。

雅虎的全球化布局,在中国可谓磕磕碰碰,把独立运作、并购、合作等几乎所有的本地化方式都试了一遍,但仍处在主流市场的边缘。雅虎的大公司病和公司的所有战略问题不可避免的在中国重演。

国外资本的短期利益关注,使他们缺乏市场耐心,不可能沉下去打这场眼前赔钱的仗。而且,在中美两国重开中国入世谈判的关键时刻,信息部长重申外资不得参与国内电讯市场,给雅虎当头一棒。本土赶超无望,雅虎开启收购模式,3721即为一例。但杨致远对中国市场观望态度、对本地经理人不信任,注定双方合作的必然失败,周鸿祎出走。

作为门户网站时代的先驱者,雅虎似乎在“前沿”处莫名其妙地停止了脚步,沦为“看客”。在偶然、天时、地利中爆发的雅虎,可谓幼年成名,但过早的名利和资本进入,显然没有给这个公司带来很好的结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