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-077-7879

从4家开到4000家,他是唯一能让麦当劳吃败仗的人!

企服网创业故事 发表于:2018-05-27 阅读量:

他的离开,令不少人倍感不舍,因为苏敬轼在百胜中国工作了26年,创造了一个个商界奇迹:

全球快餐市场的第一品牌一直是麦当劳,但在中国市场,苏敬轼却能让肯德基压过麦当劳一头。

1989年,他进入百胜中国,1998年起担任百胜大中华区总裁,2008年被提拔为百胜全球餐饮集团董事会副主席,这是百胜的二号人物,也是迄今为止华人在百胜中的最高职位。

这位被称为“中国快餐界教父”的台湾人,在过去的26年中,书写了一段神话,创造了一段奇迹。

190的大个

势要颠覆中国快餐行业

他身高190cm,通晓数国语言,学历也高,总是一身西装,他的精英风格在后来的商界拼杀中显露无疑:

后来,他加入肯德基,并一路做到北太平洋地区市场企划总监,1989年12月,他被调往中国,成为中国肯德基代总经理。

从市场成熟的北美,来到刚刚改革开放、对洋快餐并不熟悉的中国内地,苏敬轼面临的挑战可想而知。

“我惟一的感受就是中国市场很大,我们完全有机会将肯德基做到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高度。”

一年之后,麦当劳才进入中国,麦当劳的管理者们一定没想到,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自己都要活在苏敬轼的“阴影”下。

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

在当时,吃顿肯德基是不少人赶时髦的梦想,甚至为了一块原味鸡,能够排队一个小时。

因此,像麦当劳只是在一二线城市打转,因为当时中国经济刚刚起步,也只有这些地方的居民,才有消费力吃上洋快餐。

但苏敬轼可不管这些,他很快就提出了“下乡”的口号。

在他看来,只有多开店,才能占据最有利的位置,在市场中占据优势。

关键就是两点:快速、下沉。

从范围上,向西部和中部地区扩张;从层级上,向三四线城市下沉。

后来有肯德基的员工回忆:

就这样,苏敬轼用着最大的力度攻城略地,有谁妨碍他扩张,天王老子他也敢顶。

当时的苏敬轼,虽说是中国区的老大,但在全球层面职级还很低,但他二话不说,拿起电话就打电话给百事公司的会计,质疑他们对风险的评估。

到了2006年底,除了西藏外,肯德基基本完成了全国市场布局。

不仅如此,他还做了一件风险更大的事情——本土化。

但苏敬轼就是这么做了。

当时,在上海,肯德基还成功邀请了一群习惯晚睡的媒体记者一起来吃早餐,尴尬的是,吃完油条喝完粥,记者们却毫不留情:

舆论风向也很一致:“如果我要吃油条豆浆,为什么要来肯德基?”

所以,麦当劳在中国市场的产品和商业模式,都和全球其他地方的麦当劳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在他看来,中国幅员辽阔,各个地方的差异很大, 消费者的饮食习惯更是各不相同,单一的菜单根本不可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。

有人打趣,如果后面苏敬轼没退休,没准还要推出鸡公煲、黄焖鸡米饭、火锅!

成就是什么?在中国市场上,肯德基打败了麦当劳,甚至贡献了百胜全球的半壁江山。

遭遇危机,壮志难酬

事实上,伴随着高速扩张,食品安全危机总会时不时出现

2005年,肯德基部分鸡肉调料被查出含有工业用色素——“苏丹红一号”;

每一次危机发生,苏敬轼和团队们都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,向公众道歉,并做出措施改正,其中包括了:

2012年速生鸡事件后,苏敬轼更是亲自出现在广告片中,代表百胜中国全体员工亲口承诺,肯德基的鸡肉没有问题。

不过另一件事情,对苏敬轼的打击更大。

于是,在2003年,他向美国总部申请打造一个“东方既白”的中餐品牌,很快就获得批准。

在苏敬轼的设想中,总有一天,这个品牌要比肯德基更响亮。

2012年8月,东方既白位于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的门店悄然结业,接着一再缩水,到了2015年就只剩下15家门店了。

为了东方既白,他主动向总部申请,要知道,一个跨国公司在其他国家创立一个全新的品牌,这是绝无仅有的事情。

或许在他退休之时,这也是他职业生涯最遗憾的片段之一。

正式退休,留下一段传奇

有传闻说,这是因为中国市场销售额持续下滑,所以苏敬轼是“被退休”的,不过这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。

苏敬轼曾有一个经典的西游记理论,他把肯德基、必胜客比喻成唐僧,把自己的团队比喻成唐僧的徒弟们,打造这个品牌的过程就像西天取经。

作为后辈,我们也能从他身上学到的是:

2、所有的产品,都要接地气,要融入目标群体的生活,高高在上、远离用户的产品是没有出路的。

“每个品牌都有它的生存方式,我们需要的,就是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。”